新闻中心最新政务本地社会评论深度湖北国内国际财经教育军事科技
线上教育摆脱知识“大V”垄断 普通人也能当“行走的IP” 该内存不能为read是什么意思 马福他林 谜裳阁 武林风 播求 唐慧女儿 小游戏 4399 苏州114黄页 故事蜗牛的家 春雪 阅读答案 火线金融 网络主播经纪公司盯上校内大学生 承诺月挣数千元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影视 正文 来源: ysqddo.cn 太仓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9-11-21

  除了知识“大V”越来越多没有显赫背景的普通人也在线上传播有价值的知识、经验与技能。他们与用户之间是更加平等的同伴关系一起探索生活的丰富性与未来的可能性——

  当普通人成为“行走的IP”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1214/f44d3075897a1d7d494a1c.jpg

  随着互联网技术不断提升学习过程从线下转移到线上越来越成为一种常态。据统计目前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超过了1.5亿人。今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的规模预计会突破3000亿元的关口。知乎Live、分答、得到、喜马拉雅、微博问答、微课等线上知识分享平台风靡一时。

  在线教育掀起的变革使得教育变得愈发开放、多元。教育理念的变化带来的不只是知识付费等商业模式与学习方式的推陈出新随之而来的还有授课者与接收者在教学相长的过程中思维形态与生活状态的改变。

  如今在线上传播知识的不仅有那些知识“大V”们更有不少普通人在生产、传播、分享有价值的信息他们与用户之间是更加平等的同伴关系一起探索生活的丰富性与未来的可能性在新的教育时代找寻到个体的温度与内心的丰盈。

  “我是全职妈妈也是育儿课程的线上讲师”

  快满18个月的小女儿小树在床上酣睡应童回头望了她一眼继续对着手机进行微课直播。“我是全职妈妈也是育儿课程的线上讲师。”应童对线上的学员们介绍说。

  “很多宝妈都有这样的烦恼不知道该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焦虑自我会与社会脱节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而线上授课可以让我以母亲的身份分享育儿知识与个人体验用讲课的方式建立属于自我的情感捧场系统。”应童对记者说。

  小女儿出生后应童注册了网络平台的线上分享凭借着自我多年的授课经验与作为母亲的经历一年来应童已经成为一名具有336.9万人气的“人气老师”。

  以一台手机开启自我的线上讲师生活连接学员的同时实现知识的传递不用线下商业化的运营团队利用系统的知识创作内容体验教学的乐趣应童最为享受的过程就是去除了内容变现的压力线上教学使她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分享知识的讲课老师与职业女性这三者的身份融为了一体。

  “在教授育儿课程的时候我不断强调亲子教育并不是寻求一套方法去搞定孩子而是成长自我让自我活在平与、喜悦、自在的状态。那么反过来作为一名授课者假如我首先能够掌握与平衡好职业、家庭与生活的各个方面实现内心的富足就必然会鼓励、带动我的学员们有所获益实现课程存在的最大价值。”应童对记者说现在她不但自我开课还鼓励儿子小麦也在平台上开课小麦因此收获了一批同龄学员互相交流学习。

  “知识分享的意义就是让我与社会时刻保持连接从而寻找到最适合自我的位置找到最佳的生活状态。”应童总结说。

  摆脱了时间与地点的桎梏体验到知识分享的快感

  有多少人是经常处于这样的状态?下班后一躺就是一个晚上周末一睡就是一整天一部手机一张床就消磨掉了难得的闲暇时光。

  “我有着传授知识的欲望想要真正地去分享有价值的内容线上授课不但让我摆脱了时间与地点的桎梏可以自由创作同时还能让我体验到分享的快感所得收益也能让我过上想要的生活。”韩松直言不讳地对记者讲道。

  余晖折射在海面波光粼粼两个葡萄牙小男孩欢快地踢着球。韩松看到这一幕跪在海边台阶上用手机拍了500多张相片后终于从中挑选出了一张令他满意的作品。而这张相片也帮他获得了IPPA iPhone国际摄影大赛奖项。

  拍摄一幅打动人心的作品并不需要什么高难度的诀窍技法只要作品背后的人拥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善于捕捉日常那些被人们忽视的美与打动。而韩松正想要成为分享这种观念的人。可以说韩松扮演着多重角色:日语翻译、自由摄影师、内容创业者恰恰处于斜杠青年的状态。大学毕业前他学的是古典乐曲与钢琴直到毕业后他才拿起单反走向摄影大门。

  “我现在处于一种不徐不疾的状态自由创作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不但有客观现实的需求也在内心希望通过我的授课为更多人打开生活的不同面向不同的可能性。”韩松向记者介绍说。为了更好地分享自我的摄影技巧与创意韩松创作课程内容并入驻线上平台成为了一名线上讲师。短短时间内他就打造了30期精品摄影课程课堂人气也已经接近1.92万。

  谈及为什么会讲授“小白入门的手机摄影课”韩松表示每个人都能成为生活的摄影师发掘自我真正想要记录的东西即使通过手机拍照也可以表达每个人追求生活品位的态度。“再细小的点都有闪耀光芒的时刻当我帮助学员们发现平时看不到的生活细节时每个获得美的学员都可以获得那种超越庸常的体验那也是我最满足的时刻。”韩松“热气腾腾”地说。

  当授课者成为“行走的IP”必然会启发更多出彩的人生

  自从退休以来安徽淮南63年的张华经常跟老伴开玩笑说“我们就是被时代抛弃的人。”虽然喜欢阅读但年纪大了以后常感眼神不济力不从心。待在家里无所事事反而常常被儿女教育别总发一些“心态确定一切”的鸡汤这让张华颇不习惯。

  “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不用去老年大学用一台手机就可以学习有一次小孙子发现我在用手机学习线上课程对我说学习不是小孩子才做的事情吗?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我这个年纪学习除了可以解闷、丰富自我以外还可以言传身教让小孙子了解终身学习其实是一种乐趣。”张华坦言想让身边的人变成什么样就自我先去成为他们的榜样从而影响他们。在他的鼓励下老伴也在网上报名了一门插花课生活的确多了更多乐趣。

  “其实假如把洗漱、通勤、运动等碎片化的时间利用起来合理分配于不同状态下知识性学习、常识型了解、趣味化体验地生活那么一个人的丰富程度不只是翻倍的而且他的所得更是难以计数的。”荔枝微课CEO黄冠向记者介绍道经营大家知识分享平台更应该倾向于一种同伴的关系一起探索未来的可能性与生活的丰富性让好的知识遇到对的人。借助无可或缺的微信生态新教育模式的意义就在于知识共享的平等与交互。

  “知识分享的平台与用户并不需要有显赫背景与高学历只要拥有与世界分享精彩的心与有价值的知识、经验与技能都可以利用业余时间在知识分享平台享受内容创作与知识变现。”黄冠对记者说当知识付费的红利期到来时虽然互联网+经济的趋势使业界更倾向于注意“知识创业”的盈利模式但是形式变化会带来内容转变。未来通过教育产业的变化将逐步带来个人生活意识的转变。

  如今个人IP成为热词它的字面理解是Intellectual Property翻译为知识版权。在互联网时代它可以指一个符号、一种价值观、一个共同特征的群体、一部自带流量的内容。 “从‘万众创业’到‘内容创业’当授课者成为‘行走的IP’必然会启发更多出彩的人生创造出更加多样的人生价值的实现方法。”黄冠乐观地展望。(肖婕妤制图)(刘洋)

 

该内存不能为read是什么意思 马福他林 谜裳阁 武林风 播求 唐慧女儿 小游戏 4399 苏州114黄页 故事蜗牛的家 春雪 阅读答案 火线金融

  随着各种网络直播媒体竞争的白热化一些外围的经纪公司为了降低成本吸引眼球开始盯上了大学生市场。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在放暑假前不少网红经纪公司到高校招人承诺大学生每天直播两小时就能挣到数千元吸引了不少大学生暑期加入。记者检查发现这些公司要求学生先发相片与视频也有公司暗示“身材火爆”并承诺月入万元很简单。然而有学生在与公司分完提成后月收入仅两三百元。专家提醒大学生兼职“网红”要小心法律风险需要做好长远的职业规划。

src=http://imgeconomy.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729/f44d3075899d1cc74a6d61.jpg

  某公司人员表示有很多大学生加入

  现象

  网红公司进大学招主播 承诺月挣数千元

  临近放暑假时首师大的大二学生小王在食堂门口收到了一张海报海报上写着几个金色的大字“××传媒娱乐招募”希望招收对影视表演、乐曲、舞蹈、模特等方面有热情的艺术爱好者要求形象出众最好是专业院校科班出身并标注95后优先能接受通过直播积累粉丝。

  拿到这张广告单时小王并未当回事。但刚进宿舍时一张广告单从门缝中飞进来与之前拿到的广告单一样。小王好奇地扫了广告单上的二维码这才发现是一个网红公司在学校招募直播主播。之后陆续有一些娱乐公司在校园内发放广告单有的公司甚至在校内摆放了一个简易的咨询处现场“面试”学生。“我们开始有点好奇后来也见怪不怪了毕竟身边也有同学经常在网上直播或发布搞笑短视频。”小王说。

  这种现象也存在于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二外等高校。说起网红经纪公司进高校招学生中国传媒大学的一位大三学生立马在朋友圈翻出了同学分享的几个招募广告。北青报记者看见这些广告单宣传语诱惑性极强。其中有一则广告单上写着“招主播!每天只需在镜头前坐2-3小时无责底薪三千至五千让你坐着赚钱”。除了招长期网红外也有一些直播平台招直播代播“直播唱几首歌就行半小时50块日结”。

  此外一名国际关系学院的学生反映曾收到过网红经纪公司面试的邮件怀疑个人信息遭到暴露。一名北师大的女生告诉记者她曾在国家图书馆门口收到选展露节目的报名表填过表格但在去面试的路上才确定不去了。

  除了去学校线下招人外也有不少网红公司在网上寻找已小有名气的大学生。中国传媒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是拥有100多万粉丝的抖音“小红人”每条短视频平均点击量1万+。自从火了后几乎每天都有经纪公司、广告公司找到他希望他能入驻平台。

  这样的进校宣传有所效果。北青报询问的四五家网红经纪公司都表示随着暑假的到来不少大学生利用闲暇时间当上新主播最少的一个月能挣两三千元最多的可以挣万元。

  探访

  公司内有十几间直播间 要求主播会打扮会聊天

  北青报记者在网上认识了一位自称是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经纪部主管并发送了一张生活照。对方表示服装装扮要改一下直播时不要戴框架眼镜最好戴隐形或美瞳。“想要当主播最好有点颜值与才艺没有才艺的话也要会聊天。”在简单聊天后这位主管邀请记者第二天去面试“过来时一定要化好妆、穿服装打扮得美一点。”

  记者第二天来到公司经过一个两侧墙壁都是主播相片的短廊后有一个开放式的矩形办公区域往右拐是一排较为私密的直播区域分为一间间独立的小房子里面有完整的直播设备挂着的小彩灯一闪一闪整个装饰十分梦幻。在房间里有主播正在直播不时传出吵闹的乐曲声。在另一侧的会议室有几名年轻女生正在被面试。

  “我们的会议室都满了只能在直播间面试。”记者刚坐下主管就开始询问学校远不远、能不能每天来直播等问题。“你们假如不能每天来的话就得自我买麦克风、环形灯、摄像头之类的装备把宿舍背景墙弄得好看点。”该主管介绍假如来公司直播就不用自掏腰包买设备公司前期垫钱后期通过直播收入回本。此外主管还强调主播每天要播4-6小时慢慢积累粉丝至少能做够26天。在看到记者有点犹豫时主管表示欢迎大学生加入可以推介身边的同学来面试。

src=http://imgeconomy.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729/f44d3075899d1cc74a6d62.jpg

  某公司在高校发布的广告单 图片制作/黎石

  检查

  网红公司法则相似 成网红前先做主播

  北青报记者在百度与微博里输入“网红公司”关键字眼后出现了不少公司招聘网红的信息。北青报记者随机应聘几家公司发现这些公司的招人模式类似都要求记者提供相片或才艺展示视频希望招到高颜值、有才艺的年轻人。这些公司都表示加入公司最大的好处是公司有运营团队提供直播间环境布置、设备、灯光等方面的指导还会在各类直播或短视频平台上引入流量。

  每个公司都有严密的提成规定等级越高、直播时长越多的“网红”提成越多。一家北京公司给记者发了一份待遇单上面有底薪版、无底薪版两种待遇底薪版待遇分为四级最低一级的底薪只有1500元个人提成40%而最高一级的底薪是一万元个人提成50%。该公司员工表示公司会依据主播的长相、才艺、聊天能力、试用期表现等进行评级签约底薪版的话要确保“每天直播时长不低于2小时每月不低于22个有效天每月总时长不低于70小时每月录制十条高质量小视频”。无底薪版则不规定直播时间但“收入没有底薪版稳定”。

  这些公司都宣称自我与市面上的直播、短视频平台有合作能提供流量助力应聘者挣更多钱。一家公司员工说:“我们主播工资一个月往外发几十万最厉害的一个主播一个月挣了十几万刚进来的小白也能挣个三四千。”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很多公司对外宣称是招“网红”但实际上是在招主播。一家叫××传媒网红经纪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招网红但进来都是做主播。“你以为网红是随随便便火的啊?都是团队在运营。”该工作人员说“我们公司就没几个网红平时一个月挣三万多的那个女大学生也算不上是网红她只是比较努力每天直播六个小时才挣到钱的。”

  号称月入超三万 “身材火爆”是加分项

  记者添加了多家网红经纪公司工作人员的微信对方都要求先发相片与视频过去。在看到记者发过去的一段搞笑短视频后一家网红经纪公司的公司人员直接表示了不满意一连发过来好几个短视频。其中一个视频里一个年轻的女生穿着半露胸的暴露服装抱着吉他边弹边唱。另一个视频里一个化着浓妆的女生对着镜头说:“我是95后目前正在读大学。”“要把自我打扮成这样才能直播?”面对记者的疑问工作人员说:“不被平台发现就行具体也要看粉丝要求。”

  随后该工作人员发来大量的年轻女生相片说:“每天都有一批大学生加入我们不一定都适合大平台我们会输送到相匹配的平台。”为了说服记者加入该工作人员说:“你平时自我玩短视频什么的都是瞎浪费时间给你发一个上个月加入我们的大二学生的信息她上个月挣了七千多这个月还没结束就挣了三万元你看同样是大学生你穷是有原因的。”

  此外记者还应聘了另一家网红公司的经纪人岗位。对方直接发过来一份岗位说明及待遇的文档特意注明经纪人“有演艺类校园资源更佳”。在主播基本要求里身材火爆、有才艺是加分项。而待遇则是依据经纪人签约主播人数、主播质量而定最高等级的经纪人可“每年北京培训一次全程百万级以上豪车接送五星级酒店住宿包含来往机票”。

  实际收入只有两三百 想放弃“网红”兼职

  首师大的大二女生李如(化名)在大一时就当上了主播想通过这份兼职挣点零花钱。“大学的课程比较散没办法用一整天做兼职。”李如说她在网上看到了一家经纪公司招聘主播的广告通过面试、试播后就签了合同。“我自我花钱买了两三百元的声卡等装备每天在宿舍直播直播前要好好化下妆打开直播平台的美颜功能。”李如应聘的是才艺主播每天都要唱会儿歌聊会儿天偶尔还要跳下舞。

  但做了几个月过了新鲜劲儿后李如开始想放弃。“我直播的时候特别怕直播间没人有时还会碰到说话很难听的人坐得时间久了我的腰也经常疼。”实际上李如也没挣到多少钱“虽说保底收入是两千但我直播的时间很零碎总是撑不够公司规定的时长每个月只能拿一千出头加上公司还要抽取40%的提成到自我手上的不过两三百。”

  李如还说公司偶尔会开视频培训会议但更加注意大主播小主播们并没有太多资源。“我最近有想过放弃直播。但是想到直播不会占用太多时间算是一个相对轻松的挣钱机会最近有空的时候还是会播一下。”

  北青报记者同时采访了多名大学生大多数人认为网红是个轻松、来钱快的职业但大多数的网红格调不高这份工作也不稳定且舆论压力大。也有学生认为暑期兼职做网红很新鲜可以尝试一下既能体验生活又能赚点外快只要平台与内容合法就行。

  观点

  大学生兼职做网红要规避法律风险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大学生兼职做网红并不是想做网红就能做成最起码要得到网上多数人的认可才行。“多数学生以为兼职做网红就能挣钱这种想法未免有些简单。”储朝晖说当今大热的网红效应确实会对一些头脑相对简单的大学生起到误导的作用很多大学生只看到了网红大热的表面但没有深入思考。“比如很多网红公司单单只有盈利目的而没有考虑其他方面而大学生因为社会经验不足容易上当受骗即使有一些大学生短期内成了网红也不意味着一辈子依靠这个职业就能生存。”储朝晖建议大学生要找出自我的优势清楚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对自我要有更长远的职业规划。

  在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看来大学生兼职做网红的行为不违法但存在部分公司借网红之名行骗利用大学生的好奇心非法盗取个人信息。“正规的公司与网红之间主要存在利益分配的问题比如钱如何结账、如何到账等。”赵占领建议学生在与正规公司签约时要仔细查看条约保障自身利益。在开播之前学生要注意公司是否要求主播做一些违法行为、说出格言论等“假如有的话一定要抵制否则最后承担法律后果的是学生本人”。(何鸿彬 徐美娇 刘梦甜 王晶)

hbra.org.cn http://hbra.org.cn
精华推荐
大家爱看
《我是歌手2》:周笔畅要"崩溃"张宇和老婆吵架
对保障工作提出具体要求
新型保鲜库落户永兴岛
厄瓜多尔欲与中国合作生产武器 请中国帮造卫星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在线投稿 | 网站法律顾问
主管:太仓市新闻办公室
主办:太仓电视台 承办:湖北江汉明珠新媒体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43767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73455
版权为 太仓新闻网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